十一年如一日,他用行动为弱势*体点亮心中的一道光

2021-12-28 19:46:56 文章来源:网络

志愿服务结对子 阳光之家添温馨

2007年,上海举办特奥会,来自世界各国的特奥会运动员汇聚申城,崇明“的哥”张亚军作为强生出租的优秀驾驶员,参加了彭浦临汾街道阳光之家学员与各国特奥运动员的交流活动。看着这**智力普遍在3到8岁的智障弱势**体,他心中感慨万千,希望可以利用自己理发的一技之长,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们,温暖他们的心田。

当得知上海即将要举办2010年举世瞩目的世**会,张亚军决定利用该契机开始志愿者服务之路,助力世**会,用真心、真情、真善**,点亮弱势**体心中的一道光。他提前与阳光之家的**沟通,每月固定在5日去为学员们理发。由于原来的理发工具经**未用都生绣了,他特地自掏腰**去商场**心挑了一套崭新的理发工具,热心为阳光之家的学员们提供定期服务。

张亚军为学员们理发

2010年1月5日,张亚军正式开启了爱心之旅。当他背着工具**走进教室的那一刻,**和学员们都面带微笑地用热烈掌声表示欢迎。随后,阳光之家的竺**告诉他们,以后每个月张叔叔都会来为大家免费理发,学员们更加笑逐颜开。在竺**简短的介绍后,张亚军开始为**位学员理发,他叫康康,在后来的服务中,他都是**位接受服务的人,这成了不成文的规定,没人抢,也没人跟他争,后面一个个有序排队。此外,他每月还利用休息时间,去阳光之家陪伴他们,为学员们过生日、唱歌、做**、打篮球、打乒乓球,其乐融融。

带领学员们做手工

和学员一起唱歌理发

时光飞逝,荏苒光阴,一晃已经过了十一年,志愿服务已是张亚军生活中的必不可少一部分。无论刮风下雨、酷暑严寒,他都会准时出现在阳光之家教室里,用心服务,热心相助,解决了学员和家长们的困扰。曾经一位学员母亲满怀感激地说:“还好有你每月为孩子们理发,以前我带孩子去理发店时,遭到周围人异样的目光。孩子感到敏感和不自在,作为母亲,我心里也特别难受。但是在教室这样一个熟悉的环境下理发,孩子们都很轻松自在,整个人都开朗了很多。”

这么多年的志愿服务中,有一件事让张亚军备受感动。有位学员的父母、哥哥、****都在**国生活,每年她家里人都会接她去**国团聚一段时间。那天这位学员从**国回来,从口袋里掏出一**刚带回来的巧克力,真挚地递到他手上。他感动地热泪盈眶,她们虽然是折了翼的天使,但是心情心的交流,用爱付出,也会得到**,赠人玫瑰,手有余香。

十一年如一日的献爱心,张亚军用实际行动给阳光之家的学员们带去了便利,更带去了欢歌笑语,彼此建立了深厚的感情。作为一名党员,他时刻记住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,让这个社会更加**、**好,让每个角落充满爱。由于其大爱无疆,情满人间的高尚品质,他荣获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、优秀共产党员、**神文明“十佳好事”等荣誉称号。

编辑:上海市崇明区总工会

来源:九派**

2021年12月1日,贾沙乡人民调解委员会受理了一起合同纠纷。村民李某要将自家的宅基地和园子地围成院子,于是请同村村民普某负责砌围墙和安装大门。

双方于2021年9月对大致的施工内容进行了口头约定便开始施工,普某手头还有砖、沙等建材,施工过程中先使用了普某的建材,于11月下旬完工。期间李某先后3次共支付了16000元给普某,但普某认为:之前约定的16000元只是工时费,工程用的部分建材是普某提供的,李某还应当支付材料费给普某。而李某认为:之前约定的16000元应当**含材料费,不愿意再支付其他费用。

由于双方没有签订书面合同,对约定内容又各执一词,调解员很难确认约定内容,调解陷入了窘境。这时普某掏出一本笔记本,说:“我们签了合同。”调解员翻开笔记本一看,原来是普某自己对工程做了一些记录,虽然有李某的签字和手印,但是存在多处文字和语法的错误,不能准确表述约定内容。这时,李某提出:“这个不算合同,合同应该一式两份,而且他(普某)还篡改上面的内容。”李某对普某记录的内容不予认定,并翻出手机上储存的照片,证明普某确实在合同上增加了款项。普某解释到:“增加款项是因为按李某的要求增加了工程量。”

两人的争议点越来越多,于是调解员提出调解方案:请乡政府熟悉建筑施工行业的工作人员到现场实地核算工程量,算出工程总造价后,双方再根据工程量折算金额多退少补。双方当事人均认为这个调解方案比较公正,都同意这个调解方案。

12月6日,调解员请到乡政府项目办工程师,一起到现场测量工程数据。12月7日,工程师核算出该工程总造价约合2.1万元(含材料费、运费及工费)。

12月8日,调解员再次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,将工程核算方式及细节内容向双方解释后,调解员提出调解方案:李某再支付工程款5000元给普某。李某提出普某提供的砖是4月份购买的,当时砖的价格较低。在调解员的耐心劝导下,**终达成了协议,双方都同意李某再支付3880元给普某。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第四百六十九条**款规定:“当事人订立合同,可以采用书面形式、口头形式或者其他形式。”本案中,当事人双方以口头形式达成的协议是口头合同,属于法律规定的合同形式,受到法律的保护和调整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第五百一十一条第二款规定:“ 当事人就有关合同内容约定不明确,依据前条规定仍不能确定的,适用下列规定:价款或者报酬不明确的,按照订立合同时履行地的市场价格履行;依法应当执行政府定价或者政府指导价的,依照规定履行。”本案中,在双方当事人对工程价款约定不明的情况下,调解员请熟悉建筑行业的人员对工程价款进行核算后,提出较为公平的调解意见,符合法律规定。

在农村生产生活中,以书面合同形式订立合同开展民事活动的例子很少,因为村民大多不具备书写和拟定合同的能力,故采取口头协议的方式较多,而口头协议虽然简易且符合法律规定,但其不确定**和随意**较为明显,造成当事人双方发生纠纷时没有可以证明协议真实内容的证据。因此,作为基层调解员,应继续加大农村法律宣传力度,走进农户,及时摸排矛盾纠纷,送去法律服务,为创造**社会贡献一份力量。

来源:个旧司法行政

来源:云南政法

上一篇:江西两*袭警 被警方刑事拘留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黄山都市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